Yuning・ω・Anona

画画 瞎写 瞎拍

第一个故事,花梦。

我生而为花,生在一簇野草里,生在人类的城市里。

隔岸的摩天轮每天转转停停。我目睹过来自不同地方的家庭、恋人、朋友踏上那一个个厢体,转到城市最高点,对我身边的大楼指指点点。我一直很好奇他们中有没有人注意到过我,这渺小的、脆弱的一个小生命。

冬天到了。作为生命最多能有一年的物种,我看着身边一个个同胞在冬日泠冽的风中被刮落在地。让我不解的是,她们被刮下枝头的那一瞬间都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缓缓闭上眼,等待死亡的到来。

直到那天。那天,一个人类小姑娘走到我的身边,捡起地上我的一位同胞,仔细地端详着她。姑娘兴奋而激动,将我的同胞小心翼翼地放在一个盒子里,将她带走了。我记得我的那位同胞曾对我说过,想要到其他城市去看一看,我希望那位姑娘可以实现她的愿望。

又一阵大风刮来,枝头上已不剩几朵花了。我的身子有些昏沉,抬头看了看还在一点一点转动的摩天轮,我颤巍巍地抖了抖,一不小心摔了下去。我看到那位姑娘还没走远,想到如果有人能够将我带走,带我去到那摩天轮上,看一看我所生活的城市到底长什么样子,该多好呀。想着想着,我落在了地上,带着希望与憧憬盍上了眼眸。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