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ing・ω・Anona

画画 瞎写 瞎拍

为你,回到未来。


她被困在自己的时空里
忘记了所有人 所有事
内心的挣扎将她带向自己的梦魇
臆想 幻想 空想
希望最终是好的结局

为你,回到未来。

Scene 1

叮咚,叮咚。
“咦,这是哪里?”时瑶站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望着面前仿佛是昨天数学课的板书发呆。

叮咚,叮咚。
教室角落处一个表针还在转动的时钟吸引了时瑶的注意。
啪嗒。表倒在了地上。
时瑶走了过去,突然头上落下一层灰。“...石灰?这间教室要塌了吗?”这时时钟突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像是被使劲摁在地板上摩擦过似的。

教室在动。在压缩。
时瑶得出了这个可怕的结论。她慌忙跑到门边想打开门,却不料门打开了,外面,却是厚实的砖墙。窗户!...也是砖头。时瑶有些气馁的坐在地上,环视教室,寻找着可能存在的出口。

Scene 2

“咔嗒”,锁松动的声音传来。教室角落一个小小的架子后面正逐渐露出阳光。
时瑶跑了过去。
在她触碰到阳光的那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男孩、两个女孩满面笑容、肩并肩走在街上的场景。他们是谁?时瑶甩了甩头,探身而出。

呼。
长呼一口气,时瑶后怕的看了眼教室,从出口抽身而出。探出身的一瞬间明亮的阳光照进了时瑶的眼底,她慌忙用手背遮住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

就在这时,一只柔软的手拉住了她。“谁?!”她躲开了。“是我呀,我找了你好久,你去哪了?我在约定好的长椅上坐了好久都没见你来...”“....阿音?可是...我们什么时候说...”“诶你的眼睛怎么了,看不到我吗?”“...”

未等时瑶开口,阿音便有些着急地拽着她走。“应该是结界的问题。”阿音说。“来,我带你走过去,应该就没事了吧。”

Scene3

穿过结界的一瞬间,时瑶的脑海中似有流年闪烁,仿佛有一辆车猛然撞向了她。她随即发出一声尖叫“啊!”然后便晕倒在了阿音怀里。

阿音动作柔缓地让时瑶躺在了地上,双手抚上时瑶的双眼,轻声“小瑶,小瑶?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大家都很想你,你快回来吧…”

结界的阴影里走出一个青年。
“阿音,再等等吧,你知道这需要时间,小瑶不可能一下子想起来下定决心要遗忘的事情的。”
“...好,可我真的好想好想她...”

两个小时后。
时瑶缓缓睁开眼睛,吓了一跳,“齐木!你怎么在这儿?”
“嘘!...阿音找你找得累坏了,刚刚睡着了。”齐木指了指阿音。“我们说好要在这里集合,我一直在等你们呢。”
时瑶看着身边的阿音,眼神突然有些奇怪。时瑶伸出手拍了拍阿音的肩膀,“喂!”
阿音猛地睁眼,抱住了时瑶,声音似乎带了些哭腔:“啊啊啊小瑶!......呼,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走了...”
“我不走我不走,我怎么会趁我家阿音睡着的时候错过捉弄她的好机会呢?....只是我刚刚晕过去的时候好像看见了一辆冲我开过来的车和满眼的鲜血,我好害怕....”
阿音猛地一颤,有些魔怔地念叨“没事没事,噩梦罢了,噩梦罢了...小瑶,你还记得我们得奖的木偶戏吗?”
“当然记得啊!那可是我们花了一个月心血的成果呢!怎么啦?”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一起演一次”
“没问题啊,只不过....我们要自己做木偶吗?”

Scene 4

“真好啊…好想念当时的我们。”
“...阿音,我是不是忘记了一些事情。”
“嗯...?怎么突然这么说?”
“就是从我在那个奇怪的教室里开始,就好像有哪里不对。在我的记忆里,你的确说过在长椅那里等我买冰激淋过来,可是....我仿佛觉得那应该已经过去好久了啊,而且我的脑子里从那时到现在都是一片空白,我一定是忘了什么才会这样!”
站在一旁的齐木突然走了过来,阻止了阿音即将说出口的肯定回答。
“你确定吗?”
“...我就是觉得。”
“来,过来,你会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齐木示意时瑶走向结界外一个不起眼的木屋。
“进去吧,我们在外面等你。”
阿音有些不舍地松开时瑶的手,“早点出来啊。”

Scene 5

时瑶走进屋子,身后的门“咔哒”一声关上了。时瑶猛地转身转动门把手却发现门锁上了。
“阿音?阿音!发生了什么?”没有人回应。
时瑶大着胆子往里走了几步,脚下“哗啦”一声踩到了什么。
是日记。的碎片。

时瑶看着面前阿音的日记。
真的是这样吗。父母因车祸突然离世,自己也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在尝试自杀后被救了回来,选择性遗忘了所有发生过的不好的事情。记忆停留在了车祸发生前一天的下午和阿音、齐木一起去游乐园的时光。阿音和齐木认为时瑶不应该再迷失在过去的时光里,应该直面现实,便试图唤醒她失去的记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时瑶抬起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的门,问到“那,这里,是哪里呢?”

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一片亮眼的白色,随后又归于黑暗。
睁开眼睛,时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失去的记忆纷纷涌进时瑶的脑海,一霎那,她几乎被痛苦淹没。
“阿瑶,你为什么要选择离开呢,你还有我们啊,我和齐木一定不会离开你的,为什么要想不开呢…你知不知道你都快把我们吓死了,你要是走了,我该有多难过啊…阿瑶,你要坚强啊,我很想念出事前那个大大咧咧,什么都不怕的你。快回来吧,我们等着你呢。”
阿音日记的最后一句话浮现在眼前,时瑶叹了口气。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哟,你终于知道谢我啦?”冲进病房的阿音无比激动,险些摔倒在地。齐木在病房门口默默看着两人
“是是是,就算为了你俩,我也不会轻易离开的。”

End

评论

热度(1)